韩啸:持刀造美的医者,对待整形的态度虔诚并钟爱

匿名用户 2019年9月19日 pm7:25 阅读 291

《肉身的力量——韩啸的手术刀》无疑是新的尝试,他用手术刀指向了自己的肉身,这是一次自我的局部再造,也是一次类似于画家的自画像行为。

尽管北京的当代艺术已经很发达,但韩啸的行为艺术还是显得先锋前卫了一些。由医生而成的艺术家不多,一般多寄情于传统的书法或是山水画,像韩啸这样半路杀出来,还走当代艺术范儿的,也算是屈指可数。也因此,阻力不可避免。毕竟,他不是科班出身,更像是一个外来的搅局者。他倒是淡看了争议和批评,或者说,这正是他想要的。在他的观念里,艺术在当代语境里就是要介入社会,对社会发生作用。这种基于身体的行为艺术,若是能够引起大家对整形和对身体哲学的思考,在他而言已经足够。至于是不是艺术,可以再探讨。

韩啸:持刀造美的医者,对待整形的态度虔诚并钟爱

他甚至不喜欢贴“艺术家”这一枚标签。在一次对话里,他还喊出了:“你才是艺术家,你们全家都是艺术家”。虽然颇有些标题党,倒也可窥见其态度。他说,我只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做好玩儿的事情。

风流自赏,只容花鸟趋陪;真率谁知?合受烟霞供养。

谈传统文化里的美学,清人涨潮的《幽梦影》应该在必读书清单中。“风流自赏,只容花鸟趋陪;真率谁知?合受烟霞供养。”这句话出自《幽梦影》,也是韩啸比较属意的自我勾勒。这也不是一句空谈。在培养自己成为雅士的路上,韩啸走得认真。凡是雅的事情,他都要一试。他迫不及待地往前走,仿佛是要摆脱身后破落低矮的茅屋,快步奔向一栋金碧辉煌华丽无比的雕花大宅。

平常惯喝茶,他便只身前往福建安溪,想要在这乌龙茶之圣地,习得铁观音的传统制作工艺。然而,工业生产的高效率以及利润的驱使下,传统已经凋零。他心中朝圣般的热情因此熄灭,怅然而归。茶自然还是要饮的。只是某个冬日夜晚,他品出新沏的一泡铁观音乃是低价购得的**茶。一般人自然是要感叹性价比高,甚至暗暗窃喜。他却发了一通感叹,“如此精致的茶,被弃之如敝履,正如劣币驱逐良币,污吏淘汰清官”,以怀璧不得赏识的卞和自况,于是立誓“终身不饮铁观音”。

除张潮的《幽梦影》之外,韩啸屡次提及的还有两个人,两本书。文震亨的《长物志》。袁枚的《随园食谱》。文震亨是明朝大书画家文徽明的曾孙,家学深厚。一本《长物志》实际上是一本艺术博物志,分为了室庐、花木、水石、禽鱼、书画、几榻、器具、衣饰等十二类,文字简洁而娓娓道来,自是名士风雅。

内容由匿名用户提供,本内容不代表vibaike.com立场,内容投诉举报请联系vibaike.com客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peak.vibaike.com/29013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