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勃罗·贾里洛·埃雷罗(Pablo Jarillo-Herrero)因在旋翼学方面的开创性工作而获得沃尔夫奖

匿名用户 2020年3月3日 pm8:27 阅读 2117

塞西尔(Cecil)和爱达·格林(Ida Green)物理学教授巴勃罗·贾里洛·埃雷罗(Pablo Jarillo-Herrero)因其对扭曲双层石墨烯研究的突破性进展所做的实验性贡献而获得2020年沃尔夫物理学奖,该研究发现了独特的电学性质以及具有创造新型超导材料的长期潜力。

这位凝聚态的实验家与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理论家艾伦·麦克唐纳教授和以色列应用材料的拉菲·比斯特里斯特分享了这一奖项。

巴勃罗·贾里洛·埃雷罗(Pablo Jarillo-Herrero)因在旋翼学方面的开创性工作而获得沃尔夫奖

Jarillo-Herrero说:“获得这种认可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谦卑荣誉。” “我认为这是全球物理学界对我出色的研究生和博士后团队以及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全世界的合作者所做工作的认可和赞赏。” 他补充说:“我希望这个奖项将激励年轻的物理学家追求2D材料的美好领域!”

物理系主任彼得·费舍尔教授指出:“扭曲的石墨烯的结果是一类的,我们对此感到非常兴奋。Pablo是麻省理工学院的真正领导者,这项工作使他本来就很出色。”

由于15年前改变游戏规则的发现与二维石墨烯(世界上**好的导电体)的电子特性有关,物理学和材料科学研究人员自此开发了一个新领域,称为“双电子学”。

Twistronics研究人员研究了如何通过改变或“扭曲”两个相邻石墨烯晶体层之间的旋转角度来“调整”二维材料的电子特性。通过扭曲进行这种调谐在量子材料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在Jarillo-Herrero的小组中,实验是受理论家MacDonald和Bistritzer 在2011年发表的论文的启发,该论文预测了石墨烯堆叠层的原子晶格旋转或扭曲产生的有趣电子特性。

通过创建和测量具有多个扭曲角的双层石墨烯,Jarillo-Herrero的小组在2018年取得了突破,发现了“ 魔角 ”(两层位于1.1度),这导致了独特的,完全无法预测的电子行为。

如几年前所预测的那样,在这种“魔角”和低温下,扭曲的双层石墨烯中的电子会极大地放慢速度。然而,贾里洛-埃雷罗(Jarillo-Herrero)和合作者发现的电子减速也导致了新的,令人着迷的行为,例如新颖的绝缘和超导状态。

旋扭学的新领域,面临着将这些新的电子行为观察和调节到单一材料平台中的实验和理论挑战,已成为下一代改变游戏规则的领域,凝聚了凝聚态物理的多个分支。

尽管当前大多数研究工作仍集中在理解这些新的“扭曲”材料的基本物理原理,但是所提供的见解有望在科学和技术的多个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包括设计在更高温度下工作的新型超导体。开发用于高级量子感测,光子学和计算应用的新型量子设备。

Jarillo-Herrero出生于西班牙巴伦西亚,于2008年1月加入麻省理工学院,担任物理学助理教授,并于2018年晋升为正式教授。他的奖项包括Alfred P. Sloan奖学金;David和Lucile Packard奖学金;能源部早期职业奖;总统科学家和工程师早期职业奖;ONR年轻研究者奖;摩尔基金会量子系统研究物理实验奖;以及Oliver E. Buckley凝聚态物理奖。2018年,贾里洛·埃雷罗(Jarillo-Herrero)当选为美国物理学会会员。

总部设在以色列的沃尔夫基金会(Wolf Foundation)每年颁发一次国际奖,沃尔夫奖(Wolf Prize)现已成立42周年,该奖项旨在表彰“为人类和人类之间的友好关系谋求的成就”。奖项范围广泛,涵盖物理,化学,数学和农业,以及绘画,雕塑,音乐和建筑等领域。

麻省理工学院物理系的沃尔夫奖得主包括莱斯特·沃尔夫物理学名誉教授Daniel Kleppner(2005年)和麻省理工学院教授Emeriti Bruno Rossi(1987年)和Victor Weisskopf(1981年)。

内容由匿名用户提供,本内容不代表vibaike.com立场,内容投诉举报请联系vibaike.com客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peak.vibaike.com/3093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