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阅读 (4386)

交通信号灯 编辑词条词条保护

词条创建者 匿名网友

,是以规定之时间上交互更换的光色讯号,通常设置于交岔路口或其他需要交通管制的地点,用以将道路通行权指定给车辆驾驶员与行人,管制其通行、停止及转向的交通管制设施。交通信号灯是以电力为能源运转之交通管制设施,以红、黄、绿三色灯号或辅以声音讯号,指示车辆及行人停止、注意与行进。

世界上**盏手动且以煤气灯照明的交通信号灯于1868年12月在前的大桥街(Bridge Street)、大佐治街(Great George Street)与国会街(Parliament Street)交汇处启用,该交通灯灯柱高22英尺(6.7米),设有红、绿两色煤气灯。这盏灯对交通控制起到一定作用,但它在使用二十多天后发生爆炸,使操作交通灯的殉职[1](另一说为烧伤[2])。随后这种交通灯被停用,直到以电作为能源的交通灯开始使用为止。而在1890年代晚期,交通信号系统逐渐被重视,并在1910年的厄内斯特•西林(Earnest Sirrine)成功申请了全世界**个自动交通信号控制系统的专利,其交通信号控制系统使用了“停止(STOP)”以及“前行(PROCEED)”的字样,纵使这个信号系统是不会亮的。[3]

交通信号灯大多根据不同的颜色(通常为红色(欧洲等国使用带有些许橙色的琥珀黄)以及带有些许青色绿色)来给予并指示各道路的通行权,以下根据不同形式的灯号来说明其意义:

“绿灯”在绝大多数国家代表着有**的通行权,而“圆形的绿灯”代表任何方向皆有通行权(但在美国等地当圆形绿灯亮起时左转车辆必须礼让对向直行车辆),“箭头绿灯”代表箭头所指向的方向有**的通行权。

“黄灯”的作用在于提醒驾驶员交通信号灯即将转换成红灯,亦即该道路即将失去通行权。在某些国家,例如英国,当“黄灯”和“红灯”并亮代表交通信号灯即将转换成绿灯。

“闪烁黄灯”是一种警告的信号灯形式。在大多数国家“闪烁圆形黄灯”代表驾驶员可直接通行,但要小心确认路口是否能安全通过,并礼让行人以及具有优先路权的车辆。在英国,“闪烁圆形黄灯”(闪烁琥珀黄)只用在

〔一种可由行人自行操纵信号灯的人行横道),其用以指示驾驶员当横道线上没有行人时是可以通过的。而在美国,除了“闪烁圆形黄灯”之外,还有一种新制定出来的闪烁灯号——“闪烁黄灯箭头”,用以指示欲左转的驾驶员在等待并礼让对向直行来车之后是允许直接左转的,其意涵大致与“圆形绿灯”相仿,但该国有研究指出“闪烁黄灯箭头”比起传统的“圆形绿灯”还更令驾驶员了解其意思。

“红灯”在绝大多数国家代表完全禁止任何车辆、行人通行。而在部分国家及地区,“圆形红灯”是允许驾驶员在路口根据该地区的道路通行方向转弯的(通常右侧通行国家允许右转、左侧通行则左转),但有些地方却明文完全禁止。红灯除“圆形红灯”的形式之外,部分将左右转信号灯和直行信号灯分开的国家如中国、美国就存在“箭头红灯”这种灯号,这意味着该方向是**禁止通行的。在大部分国家,同一个信号灯灯箱的红灯是不可与绿灯并亮的,但在某些左右转专用信号与直行专用信号合并的国家,红灯是可以与箭头绿灯并亮的,例如日本。

“闪烁红灯”在大多数国家与“停车再开”的意思是一样的,代表驾驶员欲经过路口前必须完全停止,礼让通过路口的行人及横向道路(大多为主干道)的车辆,待路口净空之后方可通过。

在某些国家,当发生交通事故时,交通信号灯的灯号会转变为闪烁形式,其灯号形式可能是主干道为闪烁黄灯、支道为闪烁红灯,抑或所有方向之道路皆为闪烁红灯。闪烁形式的交通信号灯亦可能使用于当交通流量较低的时段,例如深夜时段。[6]

在交通信号灯尚未发明之前,交通流皆由交通所控制。有充分证据显示在1722年的伦敦桥[7]:3,有三名警员被指派去指挥进出伦敦桥的交通,每个警员会互相帮忙指挥交通,其中有警员负责帮忙指挥从萨瑟克伦敦的车流,并确保所有车都能停在桥端等待另外一端的车流通过,而有警员负责指挥从伦敦到萨瑟克的车流。

1868年12月9日,全世界**座燃煤照明的交通信号灯在前的大桥街(Bridge Street)、大佐治街(Great George Street)与国会街(Parliament Street)交汇处被启用[8],这项设施是由诺丁汉的铁路工程师约翰·皮克·奈特(英语:J. P. Knight)所提出,他从他的铁路信号系统中改编了这项发明[9],并由铁路信号工程师约翰·萨克斯比(英语:John Saxby)和约翰·斯廷森·农夫(英语:John Stinson Farmer)共同建造这项设施。这个设施被发明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西敏桥前有大量的马匹,如此庞大的马匹流量促使数以千计的行人行走在威斯敏斯特宫旁[10],为了解决此壅塞问题才发明此一设施。此交通信号灯结合了三种臂板信号,并使用了红色及绿色的煤气灯做为夜间使用,而在灯柱上则有以控制杆操作此一信号灯。[11]这座交通信号灯高22英尺(6.7米),当臂板水平伸出时代表驾驶员必须“停止”,而当臂板水平向下45度角时则代表驾驶员必须“注意”前行。在夜晚时红色煤气灯亮起时代表必须“停止”,而绿色煤气灯则代表“注意”。[7]

纵使这是一项成功管控交通流量的发明,但它却在1869年1月2日(启用24天后)爆炸,并导致路面下的天然气泄漏[12]、且造成一名殉职(有一说为被炸伤[13]or killing[14])。随后这种交通信号灯旋即被停用,直到以电作为能源的交通信号灯开始被使用为止。

在20世纪初,像伦敦这种臂板式信号机在全美各地被广泛使用,且各州有各自的设计。例如1908年的就使用了高8英尺(2.4米)、绿底白字且上面印有“停止(Stop)”和“出发(Go)”字样的臂板信号,以及红色与绿色的煤油灯供夜间使用。[7]:22该信号灯由交通所控制,并在改变信号之前吹哨以警示驾驶员,而这种设计也被使用在费城底特律等大城市。[7]:23这个例子是美国初次尝试使用更明显的交通控制形式去管制交通,并使得臂板式信号机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而这项设计则是根据铁路信号所发明的。[15]

1912年,一座交通控制装置被设置于的蒙马特街(法语:Rue Montmartre)与格兰德大道(法语:Grande Boulevard)交汇处的塔顶上,这座交通塔里头有一名女,该名操纵了位在塔顶的四面金属盒,且盒上印有红色的“停止(Stop)”字样以及白色的“出发(Go)”字样。[7]:33

同年,美国盐湖城莱斯特·怀尔(英语:Lester Wire)研制出**盏以电力为能源的信号灯[16],且该信号灯一样只使用红灯及绿灯而已。

1914年8月5日,美国交通信号公司(American Traffic Signal Company)在的东105街(East 105th Street)以及欧几里德大街(Euclid Avenue)交汇处角落安装了一个交通信号控制系统[7]:27–28[17],该信号系统有红色和绿色两种颜色,并附有蜂鸣器,此系统是依据詹姆斯·霍格(James Hoge)的设计,该设计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可允许及员控制信号,并改变信号颜色以示警告。

1920年,**座三色信号灯在由美国警官威廉·波茨(William Potts)所发明[18],这盏交通信号灯**次使用三种颜色并首次出现在底特律的密歇根和伍德沃德大道(Woodward Avenues)交汇处,而在后面控制这盏交通信号灯的人正是威廉·波茨本人,他当时担心四个分别控制四个方向信号灯的警员无法在同一时间同时改变信号,而解决之道就是再添加第三种颜色──琥珀,这个颜色恰好与铁路信号的颜色相同。[10]:93波茨还在各个信号灯放置计时器以协助四个方向的交通信号灯,而这个交通信号灯很快就用十二个探照灯来控制路通,该路口则是当时世界上**繁忙的路口之一,每日有超过两万辆汽车经过此路口。[7]:35

同年10月,在美国洛杉矶百老汇(Broadway)的五个交汇处安装了当地首批全自动交通信号灯,这些由“顶峰交通信号灯有限公司(Acme Traffic Signal Co.)”所制造的信号灯灯上头配有“停止(Stop)”以及“出发(Go)”字样的臂板,并附上小型红灯和绿灯;铃声则相当于现今的黄灯,当铃声响起的同时信号也会跟着改变,而整个响铃的过程花费近五秒钟左右。在1923年之前整座城市已安装了31座由“顶峰交通信号灯有限公司”所制造的交通控制装置。[19]“顶峰交通信号灯有限公司”所制的交通信号灯经常在华纳兄弟的影视里出现,乐一通梅里小旋律等就是以它响亮的铃声作为其喜剧效果。

**座互联式交通信号系统在1917年于盐湖城设置,其使用手动开关同时控制了六个路口的交通信号。[7]:32而在1922年3月,引进了全自动互联式交通信号灯。

1922年开始,交通信号灯开始使用全自动的计时器来控制。克劳斯·海因兹(Crouse Hinds)是**个在交通信号灯加装计时器的公司,该公司专门制造铁路信号器并且在他们公司总部的所在地──休斯敦发明了**盏定时信号灯。[15]:385在交通信号灯加装计时器**主要的优点是可以节省人力成本,而像纽约市就可以因此重新分配警员职务,在六千名警员当中只需要五百名分配到交通队,这使得城市省下了 12,500,000 美金的成本支出。[15]:385

非裔美国籍发明家加勒特·摩根(Garrett Morgan)在亲眼目睹汽车和马车间的交通事故之后,提交了一项美国交通信号的专利[20],并在1923年11月20日将专利编号 1,475,024[21]授予摩根的三位式交通信号。虽然网站 HISTORY.com 认为这个发明是现今黄灯的始祖,但其实早在先前(包含前述所提的底特律警官威廉·波茨所发明的交通信号灯)就已经有黄灯的存在了。[7]

澳洲**批交通信号灯则是在1928年于墨尔本的柯林斯(Collins)与斯旺斯顿街(Swanston Street)交汇处被设置。

而每个方向三个灯共四个方向十二个灯的信号灯系统直到1928年才开始被使用,这种信号灯系统的另一个特征就是具有灯罩,且每个信号灯的镜面都以喷砂的方式来增加白天的能见度。[15]:383而不管是交通塔形式的交通信号灯或臂板式信号机在1930年之前已逐步被淘汰,原因是交通塔体积过于庞大且会阻碍交通;臂板式信号则是太小以致于驾驶员在夜间无法辨识。[15]:382

印度南部**座交通信号灯于1953年在金奈埃格莫尔交界处被设置,而班加罗尔的**座交通信号灯则于1963年设置在“政府圆环(Corporation Circle)”。[24]

美国交通信号的控制在1950年代随着计算机的崛起而有了很大的改革。由于计算机的崛起,由计算机侦测车流的新型交通信号灯使得克罗斯比镇的交通流量更快更畅通。而在当时,有些路口会设置“压力板(一种可以用来探测车流通过的非固体方块)”,一旦有车在该压力板上,计算机就会知道该车辆正在停等红灯。[7]:135有些甚至还可以侦测出现在有多少车辆正在停等红灯以及**辆车已经停等多久的红灯。[7]:141其中一项有历史记载关于用计算机控制信号灯的例子是在1952年的丹佛,一部计算机控制了120盏交通信号灯并载有六部压敏探测器以测量进出城的交通流量。该系统设于中心商务区,该区**繁忙的交通就位处市中心地区与北部以及东北部的部分城市,而负责控制整个系统的电脑控制室就位于县市大楼的地下室。[7]:141随着电子计算机逐渐发展,交通信号控制也获得改善且易于控制。1967年,是**个用更先进的计算机去侦测车流以控制信号的城市[7]:141,透过更新更好的计算机去计算车流量使得交通流比起以往使用交通塔的方式更快更顺畅,而该城市用电脑以透过电话线的方式成功控制了159盏交通信号灯,人们因此赞扬电子计算机的侦测能力。多亏电子计算机的侦测能力,使得电子计算机足以根据停等红灯的车流量来改变绿灯周期长短[7]:143,并使电子计算机成为现今二十一世纪所使用的交通管制模式。

交通信号灯的倒数计时显示器在1990年代被引进,这种显示器对行人穿越马路是相当有帮助的,并可使行人判断是否还有足够时间去穿越路口。在美国,倒数计时显示器是不准用于行车管制方面的,但现今对于路幅较宽的行人专用信号灯而言,行人倒数计时显示器是有必要的。

“信号灯显示(Aspect)”在交通信号灯的术语里是指面向驾驶员的信号灯面,而“灯面”系作为控制单向交通之用,其中包含一个或数个“镜面”,通常一个信号灯灯面含有三个镜面,分别为红黄(标准为琥珀色)、绿(略偏青色的绿)三种颜色。典型的纵排交通信号灯有三个镜面,镜面颜色由上至下分别为红、黄(琥珀色)、绿(青绿色),而横排交通信号灯会根据道路通行方向的不同而有所差异,通常在右侧通行的国家及地区,镜面颜色由左至右分别为红、黄(琥珀色)、绿(青绿色);而左侧通行的国家及地区,镜面颜色由左至右分别为绿(青绿色)、黄(琥珀色)、红。在某些交通环境较复杂的情况下,可能会有箭头灯号以作为指引方向用,至于箭头灯号的排列则依据各国标准而有所不同。

是交通信号灯**简单的表示形式,可能由单一镜面组成亦有可能由两个同一颜色的镜面所组成,其目的通常是警告具共用路权的驾驶员可能发生的潜在冲突或危险。单色信号灯通常有以下形式:

闪烁红灯:在美国,相当于“停车再开”的意思。在法国,闪烁红灯代表必须完全停止,且通常使用在铁路道口机场跑道旋转桥上。

闪烁绿灯:根据不同地方有不同的意思。闪烁绿灯可能代表允许驾驶员直行且亦允许在路口处左转(或右转),闪烁绿灯亦可能代表绿灯周期即将结束而转变成黄灯,又或者代表该路口是人行横道。(例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加拿大墨西哥墨西哥城)

该类型信号灯有两个镜面,通常是垂直排列,常见于铁路道口、消防局道路交叉口。在美国,当双色信号灯闪烁黄灯时,代表交叉路口的车流交会是不可被预期的,必须小心行驶;而当双色信号灯亮红灯时,表示车流交会发生(例如有消防车即将驶出消防局),所有车辆就必须停止。这种双色信号灯也时常用在匝道仪控上,当驾驶员准备进入一个受匝道仪控控制且交通正繁忙的高速公路时,匝道仪控会被启动,此时当绿灯亮起时只能有一部车辆通过,红灯时车辆必须停等于匝道上禁止进入高速公路。

通常标准的交通信号灯灯是由红、黄(琥珀色)、绿(青绿色)三种颜色的灯号所组成,其中灯号排在红灯及绿灯之间。

当三重信号灯显示的交通信号灯为横排或斜排时,灯号排列顺序会依据道路通行方向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在右侧行驶的国家及地区,灯号颜色由左至右为红、黄(琥珀色)、绿(青绿色);而左侧通行的国家及地区,灯号颜色由左至右分别为绿(青绿色)、黄(琥珀色)、红。而横排或斜排的交通信号灯之所以会因为道路通行方向不同而使得灯号排列顺序有所不同,一般是认为横排或斜排的交通信号灯通常悬空于道路上方(以臂杆或门架等悬挂),由于有的时候因为路边的看板路树遮挡的关系,才会将所有灯号里**重要的“红灯”排列至驾驶员**容易看到的位置,也就是靠路中央的一侧。[25]

有的时候会根据情况而增加其他灯号以做更多的控制,例如路面电车的信号灯或者单独只允许或禁止车辆右转、直行或左转的“箭头灯号”。

一般而言,一个路口在信号灯周期的任何时刻至少要有一个方向的交通信号灯是绿灯。而在某些地区,同一路口的所有信号灯会短暂地在同一时间全部亮红灯,以净空路口的交通,称为“全红时段”。而全红时段的存在可能取决于交通流量、道路情况、路口的实体布局或者法律上的要求等。因此,现代的交通信号灯大多都有内置并于需要时启动全红时段,纵使这个功能在某些地区不常被使用。

而有些较旧的交通信号没有所谓的“全红时段”:在某方向的信号转红之后另一方向的信号立即转绿。[note 1]

在某些地方,有另外一种比较不太一样的信号灯周期称作行人保护时相。在行人保护时相中,所有行车管制信号都会转为红灯,而此时行人可以各种方向穿越路口,甚至对角线穿越路口。

通常行车管制用的交通信号灯都只由红、黄、绿三种颜色所组成,且一般皆为圆形灯号,不过在以及加拿大的三个海洋省份(大致上分布于加拿语区)其交通信号灯大致以横排形式排列或纵排形式以柱立的方式设立于路边或安全岛上,且这些地区的交通信号灯有个特别的特色:横排的信号灯红灯一定设置两个,且分别设于同一灯面的左右两端。除此之外,这些地区的横排交通信号灯有些会将不同类型的灯号用不同形状加以区别:左右两端的红灯为正方形(比起一般圆形灯号的圆形面积还大)、黄灯为菱形、绿灯则为圆形。

有别于美国其他州及地区,美国南部东南部的部分州及地区(例如新墨西哥州大部分地区),大部分交通信号灯为横排形式(美国其他地区绝大部分的信号灯皆为纵排),之所以排成横排的原因是该地多飓风及风暴,为减少风阻才会如此摆放。[26]而像加拿大的艾伯塔省也是以横排形式设置信号灯。

在日本,除了绿灯被叫做“蓝灯(青信号)”之外,其他交通信号灯部分大多遵循国际上的规则。但为避免使其与国际上“绿灯行”的规则搞混,因此当局于1973年发布了一项法令[27],将绿灯的颜色色调尽可能地偏向蓝色,这可让绿灯实际上变得更蓝以符合当地将绿灯称作“蓝灯”的习惯且不必牵强附会地硬将当地习惯称的“蓝灯”改称作“绿灯”。

三色灯信号灯也应用在像上密西西比河船闸上。红灯代表另一艘船正在经过;黄灯代表闸室正在将水排空或填满以符合正在接近的船只的高度;当闸门打开之后,绿灯则代表船只可以进入。

铁道信号灯为避免与一般交通信号灯搞混,故铁道信号跟一般交通信号灯镜面排序刚好相反,亦即绿灯在**下方而红灯在**上方。

在某些地区如澳洲爱尔兰等地,行人专用信号附有音响装置,以利盲人视觉障碍者通过路口。当信号灯为红灯时会以缓慢的哔哔声告诉行人现在路口为红灯必须等待;当信号灯转换成绿灯时会以连续的嗡嗡声告知人行道口为绿灯可以通行。在澳洲昆士兰新南威尔士维多利亚西澳大利亚,有声信号灯的声音与按钮相同,而这种辅助技术的系统也广泛地被使用在许多加拿大繁忙的交叉口。

在英国,海雀式人行横道(英语:Puffin crossing)以及它的前身──鹈鹕式人行横道都会以快速的哔哔声告知行人可以安全地穿越马路,而这个哔哔声在晚间会被关闭以免干扰到邻近居民。[29]

而美国有些州会在繁忙的交叉口设置按钮让行人得以通过路口,而这个按钮会为盲人发出哔哔声。当灯号改变时,内置于按钮的扬声器会提醒盲人可以穿越马路;而当信号灯转为闪烁的红色手掌时,该扬声器会跟着行人倒数计时显示器的数字一起倒数。

在日本路口普遍装设有声信号灯,目的一样是告知视觉障碍者是否可以通过路口。而日本的有声信号灯分成两种:一种为“音乐式有声信号灯(メロディ式音響信号機)”,另一种为“拟声式有声信号灯(擬音式音響信号機)”。“音乐式有声信号灯”是用播放音乐或旋律的方式告知行人可以通过路口(通常播放的音乐是日本童谣“通过吧(通りゃんせ)”以及苏格兰民谣“Comin Thro the Rye(故郷の空)”);“拟声式有声信号灯”则是靠模仿动物的叫声等(通常是鸟鸣声以及布谷鸟叫声)来告知。而在日本,部分的有声信号灯不需按按钮即会自动发出声音,称作“常时有声信号灯(常時音響式信号機)”。“常时有声信号灯”平常不需按按钮就会发出声音,对住在附近的邻居而言常不堪其扰,故大部分商业区或市中心以外的住宅区或郊区等则使用“按钮式有声信号灯(押しボタン式音響信号機)”,视障者必须按下按钮才能透过声音判断是否可以通过马路。

而在某些大城市(如悉尼墨尔本布里斯班阿德莱德等),行人专用信号灯会附设行人倒数计时显示器,通常是从30秒开始倒数(也就是从红人开始闪烁的时候)。而在奥克兰,有些行人专用信号灯会从15秒开始倒数。

有些交通信号灯会同时将所有方向的行车管制信号转为红灯并将所有方向的行人专用信号转为绿灯,此时各方车辆必须停止让所有行人通过路口,行人可以各种方向穿越路口,甚至对角线穿越路口,而这种穿越形式被称作“行人保护时相(Pedestrian scramble)”。这种穿越形式在悉尼市政厅以外的中心商务区以及其他较多行人的地方(例如附近)常常出现,而在新西兰则可在奥克兰的中心商务区、惠灵顿以及城等城市发现到。

欧洲的行人与自行车专用信号灯大多使用双重信号灯显示(Dual aspects),少部分使用三重信号灯显示(Three aspects)[30],并以图像的方式来代表行人或自行车。而大部分的欧洲国家使用橙色琥珀色来代替中间的。信号灯的顺序如下:

在德国捷克共和国及其他一些中欧国家,绿灯时相前会短暂地将红灯与橙灯同时点亮,因而让驾驶员知道可以准备通行(例如可让驾驶员重新启动引擎、或者排至前进挡或放下手刹车等)。有些地方的行人专用信号灯或自行车专用信号灯也有红灯与橙灯并亮的机制,让行人或自行车手知道信号即将转换成绿灯。信号灯的顺序如下:

在美国,以往常见的行人信号灯会显示“行走(Walk)”和“不可行走(Dont walk)”的字样;而在加拿大,白色走姿的行人图样则常被使用。随着双重信号灯显示的改造以及较新型的设施逐渐增多,以往下方镜面用以显示“行走(Walk)”(或走姿行人)的图样正逐步被行人倒数计时显示器所取代。而手掌图样的信号则**次出现在蒙特利尔韦斯特蒙,由亚历山大·赫伦(Alexander Heron)所发明,发明灵感来自于指挥路通时交通戴着手套的手有控制并阻止的意味。

美国马萨诸塞州允许一种不寻常的信号,当一个信号灯化路口没有行人专用信号灯灯头时,所有方向的交通信号灯会转红,随后红黄并亮。在这个红黄并亮的灯号下,所有车辆必须停止,此时行人可以各种方向穿越路口,甚至对角线穿越路口,这被称作“行人保护时相(Pedestrian scramble)”。

大众运输专用的交通信号灯通常为了与行车管制信号灯与行人专用信号灯有所区别,而常用字母箭头、横条等作为灯号形式。

在俄勒冈州波特兰电车信号有橙色水平横条和白色垂直条等灯号,而有些系统会使用大写英文字母“B”代表公共汽车专用、大写英文字母“T”代表电车专用。

在一些欧洲国家和俄罗斯,大众运输专用的交通信号灯(通常为有轨电车,或使用专用道的交通运具)通常有四个由大写英文字母“T”所组成的白灯。当上面三个白灯亮起,代表“停止”;如果**底下的白灯以及上面一些白灯亮起,表示允许沿着所指方向前行。在电车信号中,如果在没有电车路口或路口没有转弯的情况下,更简单的大写英文字母“T”的灯号会被使用,且只有当这个灯号亮起时电车才能前行。

在北欧国家,电车信号的白灯有以下不同的类型:大写英文字母“S”代表“停止”、横杠“—”代表“注意”、箭头所指之处代表允许通行的方向。[32]

荷兰使用了较具特色的“九眼(negenoog)”设计来当作电车信号的灯号[33],如上图上排所示;而比利时卢森堡法国德国则使用上图下排的灯号。而上图灯号由左至右的意思各代表:“直行”、“左转”、“右转”、“任何方向皆可通行”(如同一般信号灯的“绿灯”)、“停止,除非需要紧急刹车”(相当于一般信号灯的“黄灯”)以及“停止”(相当于一般信号灯的“红灯”)。

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轻轨(METRO)系统以及新奥尔良的RTA路面电车系统(英语:New Orleans Regional Transit Authority)都各自在自己的中央商务区使用了比利时/法国系统的简化版本,并只使用“出发(Go)”和“停止(Stop)”两种配置,而第三种相当于“黄灯”的信号则用闪烁的“出发(Go)”信号来达成。

在日本,电车信号则设置在一般交通信号灯的下方;但为使与一般交通信号灯有所区别,电车信号的颜色一般是橘的。

在香港,电车信号用大写英文字母“T”的灯号来取代绿灯。除此之外,可以在任何电车轨道交汇处使用另一组信号来指示轨道的方向。

而在澳洲,有时白色大写英文字母“B”或白色大写英文字母“T”会用来取代绿灯,而此两灯号分别代表公共汽车或电车在灯亮时有各自的通行权。

有些地方在一些情况下可无视信号灯灯号而将通行权优先让给特殊车辆,通常这些车辆是紧急车辆(例如:消防车救护车警车)[34][35],大多数的系统使用小型且可以发送无线电波红外线或闪光灯信号的发射器使装设在信号灯附近的感应器能够接收得到,而有些系统则使用声音侦测的方式,其中必须使用某种类型的汽笛让信号灯上的感应器能接收得到。一旦信号灯上的感应器侦测到有特殊车辆经过,正常的信号灯周期将被阻断并将通行权优先让给特殊车辆:路口所有方向的信号灯将转为红灯,除了该特殊车辆有通行权之外,各方向的车都必须停止。而有的时候会在一般的交通信号灯旁增设额外的信号灯让该特殊车辆知道这个“优先通行机制”已被触发并告知其他所有车辆有特殊车辆正接近当中,当这个机制全部结束之后就会恢复成原本正常的信号灯周期。

在大部分地区,使用这种“优先通行机制”的特殊车辆可不必遵循交通信号灯。然而,该特殊车辆必须放慢速度、小心行驶并开启警示灯以告知迎面而来的驾驶员有特殊紧急车辆经过。[36][37]

而“优先权(Priority)”不像“优先通行机制”一样会立即将正常的信号灯周期阻断以让特殊紧急车辆先行通过,“优先权”是一个为了减少特定车种的延迟所生的机制,这些特定车种指的尤其是像公共汽车这种的大众运输工具。

有些国家及地区有的时候会允许红灯时左转(左侧通行地区)或右转(右侧通行地区),并在转弯时礼让行人及其他通行的车辆,但有些地区则大多不允许红灯时左(右)转。这些原则上不允许红灯时左(右)转的地区若在某些路口特别允许驾驶员在红灯时左(右)转,则通常会在信号灯旁设置标志告知驾驶员此路口可以于红灯时左(右)转[38];相反地,在一些允许红灯时左(右)转的地区如果要特别禁止某路口在红灯时左(右)转,一样会使用标志(通常上面写着“红灯禁止左(右)转”的字样)注明。而有的时候会特别使用左(右)转专用信号灯来允许驾驶员转弯,通常如果左(右)转专用信号灯亮的是绿色箭头,则代表驾驶员有**的转弯通行权,也就是这个时候驾驶员可以通行无阻的转弯,就算是行人也必须停下来禁止穿越路口。有些地区允许单行道在红灯时转向相反方向(右侧通行地区左转;左侧通行地区则右转)至另一个单行道,有些则甚至允许双向道红灯时左(右)转至单行道。[39]若要特别注明红灯时禁止转向相反方向,一样可使用注明“红灯禁止左(右)转”字样的标志,抑或使用红灯箭头来特别禁止转弯。一份由伊利诺伊州的研究指出,当红灯时允许直行是危险的,尤其是在T字路口时如果驾驶员前方只有左转(左侧通行的话则是右转)或直行两条路可以选择的情况下此时若红灯直行是更危险的。而在中国,上述T字路口红灯直行的例子只要直行车辆不与转弯车辆相冲突的话曾经是合法的,但在2004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生效之后这样的例子即被宣告为不合法。[40]而在一些其他国家,当信号灯灯的灯号转为“闪烁黄灯箭头”时即允许红灯左(右)转(车辆不必马上停止但必须礼让其他车辆以及行人)。

在一些国家及地区,左转(左侧通行地区则为右转)车道的信号灯会与往其他方向车道的信号灯有所区隔。在美国以及加拿大(右侧通行国家),这种独立专用的左转信号灯被称作“左转专用信号”。当左转专用信号灯亮左转绿色箭头时代表左转车道之车辆有**的通行权(不与对向来车与对向行人冲突),若左转绿色箭头熄灭或红灯亮时则必须停止。当这种信号灯有自己专用的时相时,我们称作“保护时相”;然而,“权宜信号灯(Permissive signal)”却不具有这样的特性。以下是美国标准的三种“保护-权宜信号灯(Protected-permissive signal)”样式:**种为横排五灯式(顺序由左至右分别为圆形红灯、圆形黄灯、左转箭头黄灯、左转箭头绿灯、圆形绿灯),第二种为纵排五灯式(顺序由上至下分别为圆形红灯、圆形黄灯、圆形绿灯、左转箭头黄灯、左转箭头绿灯),第三种信号灯形式又被称作“狗屋型信号灯(Doghouse)”,因其外型类似狗屋而得名(其上方为圆形红灯,在圆形红灯下方分成两纵排:右排由上至下分别为圆形黄灯、圆形绿灯;左排由上至下分别为左转箭头黄灯、左转箭头绿灯)。

在大部分交通规则里,摩托车速克达自行车是与汽车和卡车遵守相同的信号灯,但也有例外的时候。在等地区,在车流量较大的多线道路口,这些较小型、辨识度较低的交通工具是禁止直接左转的。若是需要左转,骑士必须采“两段式左转”(在左侧通行的国家与地区,则为“两段式右转”,方向相反,其余原则相同),即先移动靠近道路的右侧,在绿灯时穿越约半个路口的距离,停在垂直方向右侧等待红灯的车道前,等红灯过后继续向前直行。如此一来可以增进路口的交通安全,降低意外发生的机率,因为骑士不需要穿越对向车道的大量车流。这个方式称为两段式左转,但也因为并不是每个路口都是采取这样的方式,因此也常常因为误会而造成不必要的车祸事故。通常在车道的**前方会有划设摩托车要转向时的“待转区”。在的许多交叉路口也有类似的做法。

内容由匿名网友提供,本内容不代表vibaike.com立场,内容投诉举报请联系vibaike.com客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ispeak.vibaike.com/605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